廣告贊助

【時事想想】黑箱課綱 杜撰史觀

 

教育部十二年國教課程審議委員會,在昨日(27日)「微調」了高中國文與社會領域課綱。不僅「中國」變成「中國大陸」,將「台灣」與「中國大陸」視為中國的一部份,更將原本以台灣為主的史觀,變更為以中國為主的大中國史觀。而且,變更的文字比例高達34.6%;不過,教育部依然堅稱這是「微調」,也不願意公布委員會記錄。

 

政治上的「微調」,早在馬英九一上台就開始。馬上台伊始,就要求中央社在外賓訪問台灣時,將原本的「訪台(Taiwan)」字眼改為「訪華(China)」,要求公文改用中國大陸或大陸稱呼中國。明明是清國依據國際條約割讓台灣給日本,但馬英九就是要求公文必須將「日治時期」改為「日據時期」。一連串的政策下,現在連監察委員葛永光都出手,糾正行政院出版品以「台灣」稱呼本國的「錯誤」。這一系列的「更正」,其藉口幾乎都是憲法。

今日備受抨擊的歷史課綱「微調」問題,主責的王曉波強調這是馬英九政府依照憲法,落實「修正」課綱的決心。在審議委員會召開前,許多歷史學者要求撤換主導修改社會領域(歷史)課綱召集人王曉波。無疑地,與馬英九互為Mentor的哲學系教授王曉波,就是這個「微調」課綱的核心與發動機。

既然是歷史課綱,那麼王曉波應該是歷史學者;然而,王曉波卻是哲學學者,與歷史一點關係都沒有。更誇張的是,這個與歷史有關的課綱,組成這個委員會的五位成員竟然沒有一個與歷史或台灣史有關的學者,有三人專長中國哲學、一人經濟、一人地理。顯見,這一切都是政治力量在主導一切,而主則的王曉波的政治背景與意識型態獲得了Mentor馬英九的力挺。王曉波與中共黨政學術相關的機構長期互動密切,王曉波在2010年於北京舉行的第四屆北京台研論壇學術研討會中,王曉波致詞時不但稱呼中國為「祖國」,更向在場的學者與統戰官員強調他努力「修正」台灣歷史課綱的決心。此外,他也曾經強調,要先有贊成統一的選民,才有贊成統一的政治人物(link is external)。在這個邏輯上,教育就是訓練具有中國意識、贊成統一的人民之工具。

王曉波的中國意識型態與統一立場如此堅定,開口閉口「祖國」與「統一」,看來這是講出馬英九心中不敢講的話,無怪乎深得馬英九信任。因此,即便他的學術背景與歷史一點關係也沒有,依然可以擔任歷史課綱召集人。

面對歷史課綱「去台灣化」、「再中國化」爭議,教育部長蔣偉寧說沒有去台灣化,只有去「日本化」。王曉波也強調去日本化,就是課綱要增加台灣人民的抗日、參加中國革命、中共二萬五千里長征的歷史。

其實,看到王曉波的聲明,我心裡頭還有點高興,假使教科書的歷史可以如實反應,那再好不過了。但是,王曉波與中國國民黨的歷史,會告訴我們真的歷史嗎?

日本統治時代,許多期待與熱愛「祖國」(中國)的台灣抗日知識份子,在二二八事件中,被祖國依照名冊一一抓走槍斃。帶領台灣知識份子抗日的林獻堂,在二二八事件後,對祖國徹底失望,寧願定居他畢生反抗的日本,在日本抑鬱而終。此外,曾經因為反抗日本、熱愛祖國,所以投入中國革命加入中共游擊隊的史明,因為看透了中國人,所以覺醒想做個真正的台灣人。林獻堂與史明這兩個最具體的故事,中國人願意讓台灣人知道嗎?

知識份子對對祖國的期待,變成了「狗去豬來」。走了警察統治的日本,卻來了貪污腐敗行徑像土匪的祖國。這是中國人無法接受的比較與批評,所以中國人需要繼續美化中國、醜化日本、矮化台灣。

既然,去日本化和維護憲法法統是核心,那麼大家也別打棒球了,棒球是日本人帶到台灣,馬英九就讀過的建國中學,就是成立台灣第一支棒球隊的學校。至於憲法?請用「北平」稱呼北京,請用「迪化」稱呼烏魯木齊;而且,談「兩岸關係」、「一個中國」時,怎麼可以遺漏蒙古國(Mongolia)呢?

以前,國民黨教我們的歷史,其實是小說;國民黨教我們的地理,早就成為歷史。現在,我看連小說都不小說了。

 

創作者介紹

elisa_資訊分享~

elisa_iv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